球星卡市场风云突变,Fanatics拿下北美三大联盟独家授权

球星卡属于集换式卡牌(Trading Cards)的一类,距今已有150年左右的历史。早期的体育元素的集换式卡牌多作为买香烟的赠品,因市场反响非常好,逐渐成为单独发售的玩具类产品。因为历史悠久,受众广泛,时至今日,球星卡已经成为一种收藏品。

近日,体育电商巨头Fanatics已与NBA联盟及球员工会(NBPA)达成协议,将取代帕尼尼(Panini)成为NBA的独家球星卡制造商。从2026年起,Fanatics可以开始生产带有NBA标志的球星卡商品。

就在一周前,Fanatics刚从老牌球星卡制造商Topps手中截获MLB版权,拿下MLB独家球星卡发行权。消息传出后,Topps取消了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(SPAC)合并上市的计划。Topps与MLB和MLBPA的协议分别于2025年和 2023 年到期。

帕尼尼、Upper Deck和Topps是目前市面上几家主流球星卡制造商,帕尼尼拥有NBA、NFL、UFC、2022世界杯、2020欧洲杯、英超等版权,Topps拥有欧冠、MLB、MLS、F1的版权,Upper Deck则拥有NHL的版权。

目前,Fanatics已经与NBA、NBA球员工会、MLB、MLB球员工会和NFL球员工会达成球星卡授权协议,以上的授权商们将在与Fanatics成立的新合资公司中获得股权以及一定部分的二级市场销售收入,并通过这家新公司运营球星卡业务。新公司的名称暂未确定,该公司将由StockX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osh Luber领导。而NFL尚未最终决定与Fanatics合作,目前仍在观望中,但据美媒报道双方已经接近达成协议。

由于Fanatics几乎已经与全美三大体育联盟达成了授权合作协议,因此球星卡整合的可能性很快就会实现。

不断购入新资产

与之前收购Top of the World(大学头饰和服装供应商)、Majestic(球场制服供应商)和Wincraft(运动收藏品和时尚配饰)不同,Fanatics这次并没有收购任何一家公司。但这些授权协议却为其在业务的蓬勃发展增加了大量筹码。

今年8月,Fanatics刚刚从MLB、软银、Roc Nation、Jay-Z、银湖等个人和公司筹集了 3.25 亿美元,估值达到180亿美元(远高于一年前的62亿美元)。据传,Fanatics正在为IPO做准备。

“Fanatics获得这些协议当然令人震惊,但我们生活在一个球星卡估值很高的数字世界”,尤其是在过去一年球星卡销量飙升的时候,一位体育授权高管表示。“现在看来,Fanatics似乎是排在第一位的。”

三大联盟及球员工会

据报道,Fanatics与NBA、NBA球员工会、MLB、MLB球员工会和NFL球员工会达成的协议,是在与Topps和帕尼尼的现有协议到期后开始的独家协议(2023年至2026年之间到期)。

MLBPA执行董事托尼·克拉克(Tony Clark)在一份备忘录中表示,该协议的规模是联盟此前任何协议的10倍多。

根据一项研究,到2027年,全球球星卡收入预计将以每年23%的速度增长,达到980亿美元。受签名卡销量大幅增长的推动,亚太和中东地区预计将成为增长最快的地区。

实体球星卡市场最近蓬勃发展,部分原因是由于疫情,休闲收藏者更多地呆在家里,重新点燃了这个可能已经衰落的爱好。和其他许多行业一样,体育收藏品行业也正处于一场数字革命之中,无论是通过模仿纸板的数字“卡片”,还是最近通过NFTs。

该业务的很大一部分仍然是传统的硬纸板版本——Topps在2020年5.67亿美元的收入中有55%来自实体卡,预计今年实体卡的销售额将再增长23%,达到6.92亿美元。但所有从事球星卡业务的人都走上了数字化道路。

今年早些时候,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(MLB)与Fanatics的新公司Candy Digital签署了一项协议,共同开发NFTs。今年6月,MLB推出了以Lou Gehrig 1939年在扬基体育场(Yankee Stadium)发表的标志性演讲“最幸运的人(Lucky Man)”的NFT。

这并不是说球星卡制造商们自己没有做过尝试。今年春天,Topps在Wax区块链网络上发布了MLB 的NFT球星卡,而帕尼尼则是开发了自己的私人网络,最近推出了首款MLB套装,以其高端品牌Prizm为品牌。帕尼尼也有NFL和NBA的NFTs。这两家公司还拥有按需生产和数字卡片(Panini Instant和Topps Now)的能力,用于“即时”制作纪念重要活动和赛事的纪念卡片。而作为体育授权的主要参与者,Fanatics已经在这样的“热门市场”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为你推荐

Loading...